思茅(普洱)古茶的第一人:何仕華

何仕華
  在思茅(普洱)制茶、愛茶和收藏茶的人當中,何仕華這個名字很是響亮。從15年前發現思茅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邦葳“國寶級”古茶樹,到十幾年間一直致力保護和宣傳古茶樹資源;從2001年一款令景邁古茶聲名遠揚的茶餅,到思茅多家知名茶廠的技術指導,經他手的普洱茶點石成金一樣,總是成為眾多茶客追捧的“玩家茶”。

  有人曾悄悄說:何仕華是位很“倔”的人。他的“班比臘告”茶因為堅持原料的純正而產量不多。坊間傳說,有人財大氣粗地想把他的茶全部買下收藏,開了高出別人許多的價格,但何仕華“倔”得就是不肯答應。

  而當我面對面與他喝著一壺鮮爽甘潤的2005年景邁春茶,聽他談起當年在茶山上摸爬滾打的故事時,這位思茅市普洱茶文化研究會副會長、昆明民族茶文化促進會副秘書長、與茶打了一輩子交道的老者,風趣幽默而親切,看不出一絲的“倔”。

  斧頭下救出來的“國寶”

  當年做為思茅地區外貿局主管茶葉生產的副局長何仕華,一直有一個心愿:那就是,在普洱茶的故鄉思茅找到古茶樹。從歷史記載和思茅茶樹資源的角度上來看,他相信思茅這片古茶樹的發源地一定會生長著更為古老的茶樹。為了實現這一愿望,何仕華走遍了思茅境內的山山水水,向無數的茶農調查和探訪古茶樹可能存在的地點。

  工夫不負有心人,1991年3月何仕華得到了當地茶農送來的消息。思茅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富東鄉邦葳村新寨寨腳的園地里,有一棵很古老的茶樹。但是因為產量不高,主人正打算把春茶采摘之后就把它砍掉。

  何仕華立馬趕到了邦崴村,只見一棵樹冠挺拔,枝葉茂密,生機勃勃的古茶樹巍然屹立著。何仕華在欣喜中仔細考察了這棵樹的樹高、樹幅和直徑,還收集了花、果、殼和樣茶的標本。為了進一步弄清這難得一見的古茶樹的情況。何仕華找到了這片土地的承包者魏壯和。沒想到魏壯和是位啞巴,他的妻子趙云花講了這棵古茶樹的故事。“這棵大茶樹在我們小時候開始記事的時候就是這樣大了。幾十年不見長大,一直就這樣。每年的產量只有十多斤,夏茶不怎么發。樹太大還遮住了太陽,糧食種不出來。今年采完春茶后就要把它砍掉了。”何仕華一聽急了,趕忙向兩口子詳細講了這棵古茶樹的重要價值和意義。隨后,他又找到邦崴村村長和富東鄉鄉長,要求他們把保護這棵古茶樹列在了村規民約里。

  何仕華說,當他把從邦崴古茶樹上收集的茶花、果實和殼,以及從魏壯和家里取到了古樹曬青毛茶樣品,帶回家仔細研究后,發現茶葉的厚度、葉脈、葉齒等等跟野生茶葉都不大一樣。

  何仕華曾見過很多栽培型古茶樹,看上去也有區別。當用科學方法進行化驗分析后,結果更是令人奇怪:這株古茶樹所含的化學成分和細胞組織結構與栽培型茶樹相同,但樹冠、花柱、花粉粒、茶果皮等特征卻與野生茶樹接近。何仕華懷疑:“這會不會是古茶樹從野生到栽培的一種過渡型?”而當時,茶學中對古茶樹的分類只有野生型和栽培型兩種,從未有過“過渡型”的記錄。

  “這不能貿然地下結論,我們不斷地邀請了同行專家前來考察。從1991到1992年,先后組織了三次國內專家的考察論證會,1993年,又組織了一次空前規模的國際研討會,參會的專家學者來自9個國家和地區,將近200人,大家都一致認定,這的確是以前從來沒有被發現過的,從野生型向栽培型過渡的過渡型茶樹,樹齡在千年以上。”專家們的考察論證證實了何仕華的設想,也圓了他的古茶樹之夢。邦崴過渡型古茶樹的發現震驚了全世界。它填補了茶葉演化史上的一個重要缺口,同時也是中國是世界茶葉起源地和發祥地、云南思茅是世界最早種茶之地的最為有力的證據。邦崴過渡型古茶樹,被視為中國的“國寶”之一。

  普洱茶熱潮里的古茶反思

  如果說邦崴過渡型古茶樹的發現,是何仕華前半生最驕傲的事。那么壯心不已的何仕華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古茶樹資源的保護開發和普洱茶文化的宣傳。他親自監制的“班比臘告”茶,在紛紜的普洱茶市場里,標志性地樹起了真正普洱茶的精典范本。純正的原料和精良的工藝是“班比臘告”茶在普洱江湖眾多品牌中與眾不同的法寶。為了保證品質,“班比臘告”茶每年的產量不多,成為了茶人尋覓收藏的“玩家茶”。更多的時候,何仕華是思茅古普洱茶葉有限公司、滇桂茶廠、大渡崗茶廠等多家茶廠的技術顧問。近幾年,他指導研制出了一批普洱名茶,為昆明民族茶文化促進會、廣州茶文化促進會、深圳羅湖區普洱茶研究會和昆明建城1240年紀念等活動精制了紀念茶餅。經何仕華精心制成的景邁古樹茶紀念餅,分別被陸羽博物館和廣州茶文化促進會收藏。

  作為思茅古茶資源最早的發現者、宣傳者和保護者。何仕華看到近幾年隨著普洱茶的興旺和人們對古茶的渴求,一部分古茶樹受到了過度采摘和損害,這讓何仕華等云南茶界的專家們都痛心不已。

  “這些在大自然環境中平平安安生長了上千年的古茶樹,要是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里毀了,那絕對是不可挽回的損失和罪過。”這時的何仕華終于顯出了他的“倔”。

  抱著這樣的使命感和責任感,2005年12月,由張順高、張芳賜、蔡新、何仕華等七位云南著名茶業專家組成的專家組,應普洱縣縣委、縣人民政府之邀,先后對普洱縣寧洱鎮白草地豹子洞,寬宏困鹿山、梅子鄉永勝村羅東山、普洱縣城清真寺廟的栽培型古茶樹進行了考察論證。在厚厚的《考察現場鑒定意見》書上,專家們共同對古茶樹資源提出了飽含責任感的建議。如何合理地采摘和保護,如何在古茶園旁邊發展新茶園……

  普洱茶的盛世,也是云南茶人的盛世。云南茶人在盛世里冷靜地思考著。

  何仕華集40多年從事茶業、茶文化、茶葉經貿工作的經驗,寫成了二十多萬字的《茶緣春秋·普洱茶及其文化的研究與實踐》一書。目前該書已進入了后期制作,這不僅凝結了何仕華幾十年的茶緣情結、更是愛茶人期盼已久的一部普洱茶經典文獻。

  4月12日,在昆明民族茶文化促進會組織的考察活動期間,與何仕華一起走在普洱縣城的街道上,他指著城西遠處的天壁山告訴我們:普洱縣原來打算在那西門石巖上刻一個巨大醒目的“茶”字,讓凡是進入

  普洱縣城的人一眼就能看到。當時連題字都請省里著名的書法家寫好了,后來發現準備刻字的地方自己長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樹,這些小樹拼成了一個大大的“茶”字。這個奇觀,竟比刻上去的更自然、更奇妙!

  順著何仕華的手指看過去,山頂繚繞著云霧的天壁山上,那懸崖絕壁上的“茶”字自然天成,仿若大自然也不敢寂寞,要來趕一趕這茶的盛世。

  何仕華輕擬一詩贊道:寧洱西門巖,峭壁綠樹生。遠望儼茶字,南天一奇觀!
來源:普洱茶吧?

責編:isundust
普洱茶品牌推薦
?

五月婷婷六月合香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