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產區到銷區,口糧茶發生了哪些變化?吉普號大暑沙龍回顧

  原文標題:從產區到銷區,口糧茶發生了哪些變化?|大暑沙龍回顧

  7月23日,茶業復興吉普號聯合舉辦的二十四節氣茶會迎來了大暑節氣。本場沙龍在內蒙古巴彥淖爾與云南昆明聯席舉辦。

  如何定義口糧茶?

  從產區到銷區,的口糧茶發生了哪些變化?

  除了性價比,什么才是口糧茶的必備因素?

  口糧茶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大暑沙龍,與你一起

  聽馬頭琴,聞茉莉香,吃特色茶點

  品飲吉普號當家口糧茶

  分享干貨

  “六月中,……暑,熱也,就熱之中分為大小,月初為小,月中為大,今則熱氣猶大也。”

  大暑節氣是華南一年中日照最多、氣溫最高的時期;是華南西部雨水最豐沛、雷暴最常見、30℃以上高溫日數最集中的時期。

  內蒙場

  昆明場

  昆明場大暑茶會

  我們為大家準備了口感清爽的燒仙草,并伴以香氣清新的茉莉花擺設為裝飾,希望能在暴熱、暴雨交替的天氣下調和大家的心情。

  主持人陳朦

  感謝大家來到我們的二十四節氣茶會—大暑茶會。今天茶會的主題是“重新定義口糧茶”,我們會喝到三款茶:生茶【蠻潤龍珠】、熟茶【725蠻金磚】、【503龍珠】。第一款是【405蠻潤龍珠】。

  今天的大暑茶會在昆明和內蒙古兩個城市聯席舉辦,其實這也是對從產區到內蒙古銷區的一種互動。接下來就請周老師為我們分享一下,從產區到銷區,這兩個地方的口糧茶發生了哪些變化?

  從產區到銷區,口糧茶發生了哪些變化?

  周重林

  我們去了很多不同的城市,發現了一個很好玩的事情——價格在不同地方的表現力。比如上次我們做白茶沙龍的一個嘉賓,鄭曉云老師,他在武漢待了半年,回來就感嘆說云南的茶好便宜啊!而且云南的茶質好,特別生態。

  而再往北走,情況就不一樣了,前不久我們去了漢中,當地也產茶葉,有人說在當地最貴的炒青茶只賣300塊一斤(600元/公斤),而在云南,這個價也就只能買些便宜的茶了。在揚州,情況也不同,那邊喝茶都是按喝一泡多少錢來算,很貴。

  換我而言,我自己平常常喝的是熟茶比較多,價格也就是在百元左右(357克)。我覺得所謂的口糧茶,更多的是和價格有關,大家日常消費負不負擔得起的問題。在有同樣口感、同樣的愉悅感的產品上,它們比的就是性價比的問題。

  我做過一個統計,我喝茶用的那個大壺,起碼要燒三壺水才裝得滿,以一天加滿三次水算,每天的熟茶消耗量在30克左右,所以在選購口糧茶時,我更多考慮的是它在價格方面如何能支撐我高頻消耗的問題。

  云南作為普洱茶原料供應基地,福建、廣東人來云南收茶,都是因為覺得云南茶便宜,故而云南有了“天下茶倉”的稱號,但是最近幾年,云南變成了高價位茶的區域,我們有時候也會去尋找新的茶區替代品。

  其實說這么多,歸結起來也就是:為什么我們現在挑一款自己喜歡的茶會越來越難了呢?一方面可能是因為你追逐名山,雖然已經有了這樣一款茶,但是你不可以喝,比如我家里擺著的各種奇貴單株泡,一直都沒喝,找不到合適的場合。

  還有一次我進到大益店里消費才知道大益的低層邏輯是什么,原來我也一直以為大益是很貴的,因為有了“大師時代”、“千羽孔雀”這樣的茶,但是當我真正走進大益的店里我才知道原來大益也有幾十塊錢一餅的茶,也就是那個時候我才明白了普洱茶的底層邏輯和口糧茶是什么。

  口糧茶能讓喝的人沒有壓力。我覺得現在我們要搞清楚的,一是生意的模型,二是個人喜好的模型,第三是賣給誰的模型。我個人是個實用主義者,我覺得口糧茶就是要實用,以及它能不能很快的與你周邊的人發生關系。

  陳朦

  接下來茶藝師為我們沖泡第二款茶品蠻金磚。剛剛周老師也提到,他認為的口糧茶第一是要考慮價格是否合適,之后是適口性的問題。那接下來我們請吉普號來聊一聊他們是如何重新定義口糧茶的?

  吉普號如何定義口糧茶?

  吉普號品牌部吳坤

  吉普號在口糧茶的定義方面偏向于標準化。標準化帶來的好處有兩個,一個是品質的穩定,它能讓消費者在選擇的時候,不用付出更多的選擇成本,每一次購買的產品在口感上基本是保持一致的。

  目前來說,普洱茶行業有一個問題是,這次買的茶囤了后覺得好喝,還想再去買,卻發現之前的那個產品已經沒有了。這是我們做標準化的原因之一,希望有可持續性的產品。第二個好處,回到茶最基礎的品飲感受上就是好喝。因為好喝就會帶動品飲的高頻,具體來說,好喝就是甜、香、滑。

  甜,是我們從小到大一直以來都最能接受,且拒絕不了的一個味蕾體驗;香,從中國傳統的茶文化和詩詞里都有提到茶香,帶有高雅氣息;滑,體現在湯體的柔和程度,我覺得這三點可以用來評價一款茶口感好與壞最基礎的一個標準。

  其次,作為口糧茶,它還需要兼顧價格,只要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圍內,且又喜歡喝的茶,基本上就可以將它定義為口糧茶了。

  第三個點就是在于沖泡時便捷性方面的考慮,第四則是要購買無憂。

  嘉賓說:口糧茶有哪些必備的要素?

  茶業復興主編楊靜茜

  我平時口糧茶喝的發酵茶比較多。我一般早上起來會泡一杯滇紅,古樹滇紅的價格可能也就在1000塊錢左右一公斤,如果每天喝5克的話,一公斤我大概可以喝一年,其實這樣算下來很便宜。

  在口感方面,我會選擇甜潤度比較好,且沖泡方便,不易泡壞,喝不膩的茶作為口糧茶。其次,我還有個口糧茶是熟茶,包括吉普號或是一些大廠生產的都在選擇范圍內,價格也不用特別高,比如我們剛剛喝到的蠻金磚也是口糧茶的一個好選擇。

  茶友

  像我們這樣經常坐辦公室的年輕人,喝的比較多的可能是可樂、咖啡這些飲料,但隨著工作強度或工作量的增加,我們也在慢慢在關注自己的身體健康程度,逐漸以茶來代替可樂、咖啡。

  所以我們在選擇口糧茶時,首先考慮的是這款茶喝著身體是接受的,不排斥的,口感香甜、順滑的會更好,我經常喝的是紅茶、白茶和熟茶。當然,價格也是我會考慮的一個必備因素,因為說到口糧茶,它可能更貼近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茶,而不是“琴棋書畫詩酒茶”的那個茶,所以在頻次上可能也會高一些。

  茶友

  我認為就普洱茶而言,結合身邊人的反饋,大家對口糧茶的定義第一個就是要攜帶方便,沖泡便捷,再一個是價位,它一定要是能夠支撐得起我們日常品飲的,除此之外,最重要的還有品質。總的來說就是要先做到價格和品質二者之間的平衡,再去追求便攜。

  茶友

  我最近在研究咖啡,今天就結合咖啡的實例和普洱茶的實例來講一下。原來我們對口糧茶的定義是:能滿足日常所需、方便,且喝得起的茶就是口糧茶。而隨著大家對口糧定義的演變,我覺得新口糧茶的定義是高性價比、品質好、健康、(沖泡、購買、攜帶、分享)便利。

  從購買便利上來說,以全家便利店販售的拜客咖啡為例,它基本上40—50秒就可以做一杯咖啡,它2016年的銷量是一千萬杯,2017年是兩千萬杯,2018年是四千萬杯,這四千萬杯是2000家店來完成的,平均每家店每天賣出55杯,就相當于說,它購買的便利性比我們在網上和實體店更方便了,它意味的是,我想喝就隨時可以得到。

  我們普洱茶是不是也可以從這方面來考慮一下?而在分享便利上,我們常常會說“你幫我帶一杯奶茶”“幫我第一杯咖啡”,但基本上沒有人會說“你幫我帶一杯普洱茶”,現在市場上也沒有能提供這種形式的分享便利的產品。

  陳朦

  在現在可選擇的茶品很多的環境下,我們回到消費的低層邏輯上來講,產品是需要不斷地去流通,有更多人復購,才能有一個更加良性的消費市場。

  據我所知,吉普號復購率最多的產品是龍珠,符合消費的底層邏輯,無論是從口感、價格還是便捷度上來講都是一款很“正常”的口糧茶。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除了什么是口糧茶外,還要討論口糧茶為什么重要?口糧茶的背后為什么值得深入探討?

  在地域消解下,重構消費場景

  楊靜茜

  我們談口糧茶重要?我覺得這是對時間的一種爭奪。口糧茶對于我們做傳播、做產業的人來說,可能首先要以抓住新用戶為主,留住老用戶,這是特別重要的。

  如果把普洱茶或云南茶作為一種更易購或易品的方式,首先就要抓住那些沒有喝茶的人,讓他們接觸這個東西,并形成一種習慣,慢慢地再去探求從口糧茶到品鑒、收藏的體系中去學習。

  當下還有一個新的趨勢,就是茶的地域觀念是被打破的,就像周老師說的產區和銷區,我覺得現在沒有真正意義的產區和銷區的分別,因為現在說全球化或者全球化的物聯也好,產、銷區的東西是逐漸被消解掉的,每個人會有一個更小的社群或歸屬。

  這不是產區和銷區可以統領的,我選擇一種產品或飲品的可能性會有很多種,可能是從我認可的朋友圈里看到這個產品,或者是影視劇里看到的產品,所以端口是特別多元的,且物流很快的情況下,我覺得談地域可能作用不是特別大,更多的可能要細挖一下場景、人群和興趣所在。

  保持產品品質穩定,打通渠道端

  吳坤

  每個人對口糧茶的定義是不一樣的。古樹名山在價格和產量上沒有優勢,作為口糧茶不太合適,再有就是購買渠道受阻,成不了口糧茶。

  在保持產品品質穩定的前提下,還需要打通渠道端。舉個例子:一個土生土長的貴州人,他想在國外吃到一口家鄉的風味豆豉,他就會選擇老干媽,我覺得這就是一個企業存在的社會責任感。

  我們做茶企業的目標也是這樣,讓想喝茶或愛喝茶的人不管在哪里都能很便捷的買到一模一樣、口感地道的產品,那這樣的產品就真正成為了老百姓生活中的口糧茶。

  購買延續性上有保證,是口糧茶必備

  茶友

  從我開始喝熟茶至今,我會覺得有品質保障的購買渠道是我比較關注的點,且從購買延續性上要能有保證,這些可能是口糧茶必備的要素吧。再從包裝上來說,龍珠裝茶的不僅可以讓我受益,還可以以此展開話題與身邊朋友分享我與熟普的故事,或一起分享茶飲。

  口糧茶背后,是性價比的權衡

  茶友

  作為一個剛入門的茶友,對于我來說口糧茶就是性價比高的茶,我可能會挑選自己喜歡的,或是口味適合的茶,最重要的是價格我要能接受,所以我覺得在口糧茶背后,應該探討的是性價比的權衡。

  我們要引導消費者怎么去定義

  茶友

  現在很多人追求用山頭原料做口糧茶,但這些山頭原料的價格肯定也是偏高的,可能只有那些消費層次偏高的人能接受,而對于大多數年輕人或對價格較為在意的茶友來說,他們可能會選擇一些價格、品質、口感方面比較協調的茶下手。

  特別是現在的茶客,他們追求的是個性化,他們的口糧茶不再局限于一個品種、一個品牌,消費者有了自己的消費標準或定義后,普洱茶市場也會隨之而改變,其中很重要的是,我們要引導消費者怎么去定義這些東西。

  先讓人端起杯子,再讓他了解歷史

  周重林

  我之前帶一個朋友去古茶山,他就計算出800塊一斤的茶,一克茶算下來差不多是8元,7克一泡就是56元,就相當于你喝了一杯星巴克50多塊的咖啡。

  我們在賣東西的時候,沒有計算清怎么樣把它拆散開這個問題,如果把它拆散來看,這個東西真的很便宜。現在的普洱茶體積為什么越來越小?小到了小餅,小到了龍珠,縮小后價格也跟著縮減,方便分散計算。

  我們為什么會被價格嚇倒?就因為他算了一個很大的價格給你,而沒有一個細致的價格,所以在面對市場的時候,一方面是提升外包裝顏值,另一方面就是要在價格上給出另一種計算方式,比如“這相當于一杯可樂的錢”。

  拿酒來對比,喝葡萄酒的儀式感很足,這種儀式感捕獲了很多人,再加上價格也便宜,所以最近幾年它幾乎走進了千家萬戶,這是普洱茶需要學習的。現在很多茶企都學錯了方向,他們都去學土壤、氣候、微產區,其實這些是沒有意義的,而是需要去學習如何馴化消費者。

  葡萄酒是先讓人端起杯子,再讓他了解歷史,而我們現在喝茶是先要求消費者了解茶的全部,再讓他端起杯子,順序就出了差錯。

  口糧茶,不能去講文化,而是去講流行

  茶友

  作為企業來講,如果說生產的茶不被消耗,它肯定無法存活。而口糧茶,我認為不能去講文化,而是去講流行,當你去講文化的時候,這種文化只限于那個民族、那個地區,他才能玩得起來,但在都市生活里,這種文化是不容易被接受的。

  所以對于年輕群體,不能先去講普洱茶的文化、口感,而一定是先讓他去便利地喝一杯普洱茶,等喝得多了,他才知道哪一款普洱茶適合他,哪款是好的。

  內蒙古巴彥淖爾場  大暑沙龍

  大暑茶會【內蒙古巴彥淖爾】場,伴隨著悠揚的馬頭琴,現場品飲了吉普號當家口糧茶:生茶蠻潤、熟茶503、還有吉白三款龍珠。

  現場的氣氛如同大暑天氣一般熱烈,內蒙古的茶友在喝普洱茶這件事情上,一點也不亞于云南人,更多觀點的碰撞,歡迎你到吉普號內蒙古體驗中心交流。

  地址:內蒙古  巴彥淖爾市  臨河區五一街  文博中心B座一樓  吉普號

  感謝大家參加今天的大暑茶會,我們相約下一場節氣茶會。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